神圣羅馬帝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神聖羅馬帝國
跳到導航 跳到搜索
神圣羅馬帝國
德意志民族神圣羅馬帝國

Imperium Romanum Sacrum(拉丁文)
962年-1806年
國歌:(無官方國歌)
帝皇頌》(皇室頌歌,1797年)
"Kaiserhymnen"
神圣羅馬帝國疆域的變遷
神圣羅馬帝國疆域的變遷
神圣羅馬帝國的位置
地位 帝國
首都 無官方首都[注 1]
常用語言 多種語言[注 2]
宗教 羅馬天主教
新教[注 3]
政府 選舉君主制
皇帝  
? 962–973
奧托一世(首任)
? 1792–1806
弗朗茨二世(末任)
立法機構 帝國議會
歷史時期 中世紀
近代
962年
康拉德二世成為勃艮第國王
1033年2月2日
1555年9月25日
1648年10月24日
1805年12月2日
弗朗茨二世退位
1806年8月6日
人口
? 1200年
5000000[1]
? 1500年
16000000[2][3]
? 1618年
21000000[4]
? 1648年
16000000[4]
? 1786年
26265000[5]
先前國
繼承國
中法蘭克王國
東法蘭克王國
萊茵邦聯
奧地利帝國
普魯士王國
薩克森王國
荷爾斯泰因公國
奧爾登堡公國
漢堡自由漢薩市
羅伊斯-格賴茨公國
梅克倫堡-什未林公國
瑞典波美拉尼亞
黑森選侯國
拿騷-奧蘭治-富爾達公國
瓦爾德克公國
薩克森-魏瑪公國
薩克森-哥達-阿爾滕堡公國
今屬于

神圣羅馬帝國德語Heiliges R?misches Reich拉丁語Sacrum Romanum Imperium),1512年以后的全稱為德意志民族神圣羅馬帝國日耳曼民族神圣羅馬帝國德語Heiliges R?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拉丁語Sacrum Romanorum Imperium nationis Germanicae),是962年至1806年在西歐中歐封建君主制帝國,版圖以德意志地區(德國和奧地利)為核心[6],包括德奧周邊的地區(整個捷克、整個瑞士、波蘭的西半部),在巔峰時期包括了還有弗里西亞王國(今日所有低地國家: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勃艮第王國(法國東部地區)、意大利王國(現在的北意大利)。

神圣羅馬帝國的極盛疆域。

神圣羅馬帝國初期為正常的統一國家;但是它在歷史上的的大部分時間,是一個“徒有國家之名”,實際由數百個更小的“親王國公國郡縣帝國自由城市、主教國、教會領地”組成的松散政治集合體,帝國內的第二次級的政治實體都各自獨立為政。

神圣羅馬帝國早期是由擁有實際權力的皇帝來統治,中世紀時演變成僅僅承認神圣羅馬皇帝為最高權威,皇帝需要七大選帝侯選舉而非世襲;在帝國中后期,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通過皇室聯姻和金錢賄賂長期壟斷神圣羅馬帝國皇位長達400年之久,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也成為帝國的實際上的首都。

神圣羅馬帝國在法國大革命時期被法蘭西帝國拿破侖一世強制解散,原本的神圣羅馬皇帝退位并轉移皇位至奧地利帝國,而舊有政治疆域則排除了奧地利和普魯士兩國、其余全部集合到萊茵聯邦之上。

納粹德國稱其為德意志第一帝國,現代的聯邦德國、奧地利兩國視神圣羅馬帝國為德國歷史奧地利歷史以及德意志民族歷史的一部分,捷克也視神圣羅馬帝國為其前身波希米亞王國的歷史中一個不可替代的成分。

歷史[編輯]

背景[編輯]

羅馬帝國分治[編輯]

293年,羅馬帝國皇帝采行四帝共治制,將帝國分為東西兩半,此后帝國分分合合。395年,狄奧多西一世將帝國分給兩位兒子,從此分為西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西羅馬帝國的首都在拉文納,東羅馬帝國的首都在君士坦丁堡。但彼此并非敵對關系,并在很多方面密切合作。

此后幾十年間,羅馬城多次被西哥特王國亞拉里克一世汪達爾人攻占和血洗,西羅馬帝國的實力和威嚴一落千丈。476年,西羅馬帝國徹底解體,末任羅馬皇帝自羅慕路斯·奧古斯都奧多亞塞廢黜,后者向東羅馬帝國發出詔書,宣布西羅馬帝國不會再有皇帝[7]。而東羅馬帝國卻得以保留,即后來史稱的“拜占庭帝國”。西羅馬帝國雖然于476年瓦解,其皇帝被西哥特人廢黜。然而羅馬人巴黎地區的統治一直持續到486年。

查理大帝的加洛林羅馬帝國[編輯]

同一年,日耳曼民族法蘭克人首領克洛維打敗羅馬人,建立墨洛溫家族法蘭克王國。其后法蘭克王國不斷發展壯大,在加洛林家族查理大帝的統治之下王國達到鼎盛,征服國土范圍到今法國、德國荷蘭瑞士、北意大利波希米亞奧地利西部、伊比利亞半島東北角的領土。800年的圣誕節,查理大帝在羅馬禮拜時被教宗利奧三世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8][9],整個法蘭克王國也被稱為“加洛林帝國”,西羅馬帝國就此以帝位轉移至法蘭克國王的形式復辟。加洛林帝國奠定了后世的神圣羅馬帝國的基石,直到1806年神圣羅馬帝國被取消為止。

843年,凡爾登條約查理曼帝國一分為三。

840年,查理大帝之子路易一世去世,他的帝國也隨之分崩離析。843年,路易一世的三個兒子訂立凡爾登條約,全國分為三部分。其中查理大帝的長孫洛塔爾承襲皇帝稱號,并領有自萊茵河下游以南、經羅納河流域,至今意大利中部地區的疆域,為中法蘭克王國。而他的弟弟日耳曼人路易,分得萊茵河以東地區,為東法蘭克王國。另一個弟弟禿頭查理則領有除此之外的西部地區,為西法蘭克王國

查理曼死后,841年胖子查理(東法蘭克)和禿頭查理(西法蘭克)聯合起來打敗了長兄,“羅馬皇帝”這個頭銜,始終由東法蘭克王國和西法蘭克王國的加洛林君主輪流擁有。帝國皇冠最初在西法蘭克東法蘭克之間爭奪不休,先是作為戰利品先后落到西邊禿頭查理和東邊胖子查理。870年,胖子查理和禿頭查理簽訂墨爾森條約,瓜分了長兄的中法蘭克王國。

胖子查理于887年被廢黜與888年死后,加洛林帝國自此分裂瓦解,此后未恢復,并再也沒有統一。自胖子查理之后,羅馬帝國皇帝的頭銜擁有者大多是由教宗加冕的意大利國王,意大利國王的實際統治范圍極其有限,僅限于意大利東北部,而那些國王幾乎是意大利本土貴族,最后一位這樣的皇帝是死于924年的意大利人貝倫加爾一世。根據Regino of Prüm的說法,帝國的每一部分從自己內部選出了一位“小王”(kinglet)。

神圣羅馬帝國[編輯]

奧托一世成立帝國[編輯]

大約在900年,東法蘭克王國地方勢力崛起,形成并分別以四大日耳曼部落為母體的四大公國:薩克森(薩克森人)、法蘭克尼亞(老法蘭克人)、士瓦本(阿勒曼尼人)和巴伐利亞(巴伐利亞人)。911年,加洛林家族的最后一位國王孩童路易去世,但東法蘭克貴族沒有選擇西法蘭克王國的加洛林家族成員作為繼任者,而是選舉法蘭克尼亞公爵康拉德為新一任國王。康拉德臨終之時,指定宿敵薩克森公爵捕鳥者亨利為繼任者。919年,薩克森公爵亨利在眾多東法蘭克王國的公爵當中,被推舉為東法蘭克王國國王(薩克森王朝),他的后代們繼續統治東法蘭克王國一個世紀左右。亨利一世將東法蘭克王國改名為德意志王國。936年,亨利去世,他指定的繼承人,也是他的兒子,奧托一世亞琛被選為國王[10]。他平定一系列由其長兄和一些公爵發動的叛亂。在那之后,國王成功掌握公爵的任免權,并經常任命主教來管理行政事務。951年,奧托一世幫助阿德萊德(Adelaide),一位意大利的寡婦王后擊敗她的敵人。迎娶她并控制意大利。955年,奧托一世在對陣匈牙利霍爾卡布爾斯蘇和雷爾酋長、蘇爾酋長的列希菲德戰役中贏得一場決定性勝利[11]

962年,德意志國王奧托一世在羅馬教皇約翰十二世加冕稱帝,成為羅馬的監護人與皇帝和羅馬天主教世界的最高統治者。從那時起,帝國的事務就與意大利和羅馬教廷的事務纏繞在一起。奧托的加冕儀式使日耳曼國王們成為查理曼帝國的繼承人,并通過帝國繼承原則也使他們成為古羅馬的繼承人。帝國沒有固定的首都,而且國王不斷往返與各個住處之間來處理政務(被稱為Kaiserpfalz)。然而每位國王都有偏愛的地點,對奧托一世來說是馬格德堡

王位繼續以選舉的形式傳遞著,不過在國王們死亡前,他們的子嗣常常被選為下一任國王,這就使他們的家族長期保有王位成為可能。這一特點一直持續到12世紀薩利安家族統治結束。這也重新引發與君士坦丁堡的東羅馬帝國皇帝的沖突,尤其是在奧托一世的兒子奧托二世自稱為羅馬人的皇帝之后。盡管如此,奧托仍然以迎娶拜占庭公主賽奧法諾(皇帝尼基弗魯斯二世的侄孫女)的方式保持與東羅馬帝國的聯姻關系。他們的兒子奧托三世把注意力放在意大利和羅馬教廷[12],并展開廣泛的外交,但卻于1002年英年早逝。

繼位是他的表親亨利二世,他則專注于德意志內部事務。

法蘭克尼亞的薩利安家族統治時期[編輯]

1024年,亨利二世去世后無嗣,來自法蘭克尼亞康拉德二世當選為東法蘭克國王,并于1027年加冕為皇帝。

康拉德二世在勃艮第國王魯道夫三世英語Rudolph III of Burgundy死后,繼承了勃艮第王國

1125年,末代君主亨利五世去世,沒有子嗣,薩利安家族統治終結。

在薩利安家族將近100年的統治中,皇帝與教廷之間發生了影響深遠的敘任權斗爭

主教敘任權之爭[編輯]

中世紀早期至中期,日耳曼貴族普遍缺乏文化教養,因此無法提供高效的行政管理,因此歷代君王常常雇傭諳熟古羅馬法制的天主教主教管理行政事務,也因此,君王經常決定進入教會任職的人選[13]

克呂尼改革初期,羅馬教廷愈發認為此種行為是一種不妥當的越權。教皇格列高利七世決心反對此類行為,于是引發與皇帝亨利四世的主教敘任權之爭[14],后者反對教皇的干涉并勸說主教把教皇罷黜。教皇反擊,也對皇帝處以破門律,開除教籍,宣布廢黜國王并解除亨利的忠誠宣誓[15]。得知皇帝被絕罰,為了爭取更大權力的德意志諸侯們便選出另一位國王英語Anti-king施瓦本的魯道夫英語Rudolf of Rheinfelden[16]。皇帝發現自己在政治上孤立無援,只好強迫自己于1077年進行著名的卡諾莎之行[17],并以背負恥辱的代價使自己恢復教籍。在恢復教藉后,亨利成功擊敗對立國王,更一度將格利高里逼上絕路,但最后又遭遇更多的起義、再度被開除教籍,甚至是他自己兒子發動的叛亂等劫難。

1122年,他的次子亨利五世成功與教皇和主教們達成沃爾姆斯宗教協定[18]。帝國的政治權力被保留,但這次沖突顯示所有統治者的權力都有限制,尤其是有關教會的,并取消國王此前享有的圣人身份。教皇和諸侯們自此在帝國的政治體系中占據了同等重要的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這段期間,“羅馬人的國王”(拉丁語Rex Romanorum)取代了(東)法蘭克國王(或者單純的“國王”),首次成為未加冕的皇帝當選者的稱號:這是年值沖齡登基為王的亨利四世對教皇額我略七世的回應,后者企圖通過稱呼幼王為“德意志人的國王”或“條頓人的國王”(拉丁語Rex Teutonicorum)來否定未加冕為皇帝的國王統治的羅馬性與普世性,以此確立教廷對帝國的優越性。

霍亨斯陶芬家族統治時期[編輯]

1125年,亨利五世的死亡,薩利安家族統治結束,公爵們并沒有選出國王的血親當國王,而是選擇洛泰爾二世,一位影響力頗大的薩克森公爵。當他在1138年去世時,公爵們再一次選擇更有影響力的家族。因此他們并沒有選擇洛泰爾偏愛的繼承人與女婿,韋爾夫家族巴伐利亞薩克森公爵“驕傲者”亨利英語Henry the Proud,而選擇霍亨斯陶芬家族的施瓦本公爵康拉德三世,一位薩利安家族的近親。此事引發兩家族長達一個多世紀,幾乎貫穿整個霍亨斯陶芬王朝的沖突,以致后來教皇成為反皇帝派的領袖后,反皇帝派仍被稱為“歸爾甫派”(意大利語拼寫的“韋爾夫派”)。康拉德剝奪了韋爾夫家族的財產,不過在1152年他死后,他的侄子“紅胡子”腓特烈一世繼位并與韋爾夫家族握手言和,返還他的表親,“驕傲者”亨利之子“獅子”亨利的財產,雖然數量已少于往日。

霍亨斯陶芬家族的統治者們越來越多地把土地借給家臣(ministerialia),腓特烈希望他們會比公爵們更可靠。這一新興階級最初是主要服務于戰爭的,他們后世騎士階級的前身,也是帝國權力的根基。霍亨斯陶芬家族統治時期帝國的另一本質性變化是在隆卡格里亞建立的整個帝國的新秩序。此舉一方面是要廢除眾多公爵的私人封地,另一方面也試圖將皇帝的臣子們歸于同一個合法的司法和公訴體系之下,這正是現代“法制”理念的前身。另一個嶄新的理念是新式城市體系的建立——由皇帝和本地公爵共同完成。這一理念的形成一部分是由于人口劇增,同時也是為將經濟發展重心放在重點地區,在以前城市只形成于古羅馬的地基或主教轄區。包括弗萊堡在內的一些城市建立于12世紀,一定程度上成為很多后世城市的經濟發展模板,如慕尼黑。

腓特烈在其統治期間的另一重要舉措是通過立法試圖進一步確立“帝權”。1155年,腓特烈加冕為皇帝時,他強調帝國的“羅馬性”(Romanness),此舉部分是為證明(已被加強的)皇權獨立于教權的合法性。其后腓特烈又在1158年的隆卡格里亞帝國大會上,根據東羅馬帝國的《民法大全》再次聲明皇帝的各項權利。皇權自主教敘任權之爭以來一直僅僅被當作是日耳曼封建王權(Regnum)的同義詞,不過在隆卡格里亞首次以成文法形式確立為“天賦的普遍權力”,這一廣泛的權力范圍包括筑路、制定關稅、鑄幣、懲罰性收費和公職人員的任免,而這些權力可以明確地在羅馬法律中找到根源。此舉意義深遠,因為導致了皇帝與諸侯以及教皇的進一步對立,為后來的大空位時代埋下了伏筆。

腓特烈的政策主要針對意大利,他在北意大利與一些日益富裕和獨立的城市發生沖突,尤其是米蘭。他也由于支持一位少數派候選人反對教皇亞歷山大三世而卷入與羅馬教廷的沖突。腓特烈在1177年與教皇握手言和之前,支持一系列偽教皇。在德意志,皇帝多次在公國和城市等競爭對手面前保護獅子亨利(尤其是慕尼黑和呂貝克)。不過亨利對腓特烈政策的支持并不太強,在意大利戰爭進入到危機時刻時,亨利拒絕皇帝的軍事支援請求。當腓特烈回到德意志時,憤怒的他對亨利提起訴訟,沒收了亨利除不倫瑞克-呂訥堡以外的所有領地,并將其持有的薩克森公爵與巴伐利亞公爵的頭銜分別轉封給阿斯坎尼伯恩哈德維特爾斯巴赫“紅頭”奧托英語Otto I, Duke of Bavaria

在霍亨斯陶芬家族統治期間,德意志的公國們靠著帝國西部巧舌如簧的農民、商人和工匠(包括基督徒和猶太人),成功且和平地推動向東方土地定居的進程,此前由西斯拉夫人定居或無人定居。這些土地逐漸的日耳曼化,是一種復雜的現象,這種現象在19世紀種族偏見出現之前并不能被合理地解釋。憑借定居地的東擴,也由于本地斯拉夫統治者與日耳曼人的通婚,帝國的影響力不斷上升,最終到達了波美拉尼亞和西里西亞。同時,條頓騎士團在1226年被馬佐夫舍公爵康拉德(Duke Konrad of Masovia)邀請到普魯士來促使普魯士人的基督教化,然而條頓騎士團和他的日耳曼繼承者普魯士王國從來就不是神圣羅馬帝國的一部分,盡管后來普魯士國王仍以勃蘭登堡藩侯的身份參與帝國政治。

1190年,紅胡子腓特烈參加第三次十字軍東征并死于小亞細亞。他的兒子和繼承人,亨利六世統治期間,霍亨斯陶芬家族統治達到巔峰。亨利通過聯姻將諾曼人的西西里王國納入自己的統治范圍,俘虜英格蘭國王獅心理查,并在1197年去世前試圖建立君主世襲制。在他死后,他的兒子腓特烈雖然已經被選為國王,但只是一個生活在西西里的小孩,德意志諸公國決定另外選擇一位成年國王,于是出現了“紅胡子”腓特烈的幼子施瓦本的腓力英語Philip of Swabia獅子亨利的兒子不倫瑞克的奧托兩位人選競爭王位的局面。

1208年,腓力在一場爭吵中被謀殺,韋爾夫家族的奧托贏得了短暫的勝利,直到他也開始宣稱西西里的王位。教皇英諾森三世懼怕帝國和西西里的威脅,于是支持自己的教子,西西里國王腓特烈,那個10年前被排除出帝位繼承的亨利六世之子,進軍德意志并擊敗奧托。雖然腓特烈出征德意志之前將西西里王位傳給他的兒子亨利,但在他勝利之后,腓特烈并沒有履行他保持兩個國家分離的諾言,仍舊保留自己對西西里的實際控制權。

這一局面一直持續到1220年腓特烈加冕為皇帝。教皇懼怕腓特烈集中的大權,最終對他施以絕罰。另一方面,腓特烈曾承諾發動十字軍東征,但卻一再推遲。他雖被開除教籍,腓特烈還是在1228年領導了十字軍東征,這次東征結束于一系列談判并使耶路撒冷王國短暫復國。腓特烈憑借此次東征的勝利與西西里上的優秀反擊恢復了自己的教藉,但仍然無法阻止皇帝與教皇的沖突日益加劇,其結果就是,腓特烈所信賴的日耳曼共治國王,長子亨利在教皇的支持下于1234年發動了對父皇的叛亂,而1247年腓特烈死后,德意志諸國又在教皇的支持下選出了一位對立國王威廉英語William II of Holland

除了他的帝國要求之外,腓特烈的統治期是帝國中央集權瓦解的轉折點。當他專注于將西西里建立成一個現代的中央集權國家時,他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德意志,并給予德意志的諸侯們廣泛的特權:在1220年的《神圣諸侯契約》(拉丁語Confoederatio cum principibus ecclesiasticis)中,腓特烈下放很多權力給主教,如制定關稅、鑄幣和設防。在1232年的《世俗諸候法案》(拉丁語Statutum in favorem principum)中又將大部分上述特權分給了世俗地區。雖然事先這些特權很多都已經存在,但現在它們被廣泛而一次性地授予。1232年的《世俗諸候法案》中更首次將德意志的諸侯們稱為Domini Terr?,即他們領地的主人,這也是政治術語一次非凡的進步。另外,針對帝國中唯一一個實質王國——波希米亞王國這個重要的區域勢力,腓特烈又在1212年頒布西西里金璽詔書,承認了國王普熱米斯爾·奧托卡一世(自1198年開始使用國王頭銜)及其后代的王室頭銜,并將波西米亞公國晉升為王國,作為奧托卡支持其成為皇帝的回報,波希米亞國王從此被豁免除參與帝國會議之外的所有義務。腓特烈希望通過這類廣泛的特權授予,拉攏德意志的諸侯們,以使在他專注于意大利事務期間,德意志的諸侯們能幫他維持好阿爾卑斯山以北的秩序。事實上這類政策至少在腓特烈在位期間有一定成效:1234年的亨利叛亂之際,在紅胡子時期一直給皇帝添堵的德意志諸侯們這次都堅定地站在皇帝一方,而使叛亂在半年內便被平定。

神圣羅馬帝國早期三王朝時期,由于皇帝基本上都以日耳曼五大部落公爵的身份登基,以及與羅馬教廷的合作關系而維持帝國內部穩定,但在腓特烈二世采取重意大利輕德意志政策后,皇帝在德意志的權力威望逐漸衰落,而淪為與一般德意志諸侯無異的小領主。隨著腓特烈二世的去世,此前得政策傾斜以及與教廷關系破產造成的潛在危險因為缺乏有能力的皇帝而一次性爆發。經歷大空位時代以后,12世紀至13世紀期間,皇帝只能靠家族少量力量以政治手段和聯姻取得王位和帝位,缺乏強大的王室領地,來作為稅收來源和王權擴張的基礎,對于皇帝名義上可向帝國內成員收取的只有定額軍事征收稅,這種松散的政治邦聯形態則在三十年戰爭中被徹底摧毀。

大空位時期[編輯]

腓特烈二世于1250年死后,德意志王國分裂于他的兒子康拉德四世和諸侯們選出的對立國王英語Anti-king荷蘭的威廉英語William II of Holland手中。康拉德于1254年死后便是大空位時期(Interregnum),在這一時期沒有一位國王能得到普遍的認可,而諸侯們就此得以鞏固他們的基礎,甚至變為更加獨立的統治者。1257年威廉死后,歸爾甫派(反霍亨施陶芬派)支持的康沃爾的理查英語Richard, 1st Earl of Cornwall和卡斯提爾國王阿方索十世展開了皇位爭奪,后者因擁有霍亨施陶芬家族的母系血脈而被吉伯林派(霍亨斯陶芬派)承認,但是從未踏上過德意志的土地。1273年理查死后,大空位時期以哈布斯堡的魯道夫一世被一致承認而結束,他是一位未成年的前霍亨斯陶芬家族旁系成員。

哈布斯堡家族盧森堡家族統治時期[編輯]

對于當時的德意志貴族而言,哈布斯堡的魯道夫可謂理想的傀儡:空有輝煌的家世(腓特烈二世的教子、霍亨施陶芬家族的母系血脈),卻年老(即位時55歲)力弱(當時哈布斯堡家族只在上勃艮第英語Upper Burgundy有零散的領地)。然而他們都低估這位伏櫪老驥的雄才大略:1276年,魯道夫一世以違反小特權為由,向擅自吞并巴本堡領地的波希米亞國王奧托卡二世宣戰,最終在兩年后于杜恩克魯特戰役英語Battle on the Marchfeld擊殺對手,成功將地域廣大的奧地利變成哈布斯堡家族的世襲領土,從而一躍成為與波希米亞不分伯仲的德意志強藩。此后,帝國皇冠就幾乎一直在波希米亞國王(主要出身盧森堡家族)和奧地利大公(哈布斯堡家族)手中流轉,直到哈布斯堡家族出身的波希米亞與匈牙利國王斐迪南一世,從兄長皇帝兼奧地利大公卡爾五世手中接過帝國皇冠和奧地利大公國。兼任了奧地利大公和波希米亞國王的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及其分支哈布斯堡-洛林家族,則一直壟斷皇位直至帝國覆亡。

然而這個時期即便是皇帝已經擁有(僅相對于單一諸侯的)強大實力和廣大的世襲領地,面對一旦皇帝試圖褫奪特權就合縱抗皇的諸侯聯盟,神圣羅馬帝國的集權化道路依舊是舉步維艱:魯道夫一世將奧地利納入家族領地的行徑遭到諸侯們的一致反感,以至于其駕崩之后,當選為羅馬王的不是哈布斯堡的阿爾布雷希特,而是拿騷的阿道夫,而拿騷家族則因為同樣的原因而被哈布斯堡家族重奪王冠;控制了波希米亞上薩克森勃蘭登堡等廣大領土的卡爾四世所能做到的,只是頒布金璽詔書,確認諸侯的特權,以防止對立皇帝的出現和內戰的爆發;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帝國改革英語Imperial Reform可謂走得最遠,但也僅僅是通過帝國議會與封建軍制的改革、帝國統治院英語Imperial Government帝國行政圈的設立,以產生一個由貴族所治,為貴族所服中央政府,而這個脆弱的中央政府在后來的宗教改革中被攪的支離破碎;至于世界霸主卡爾五世,這個因為西班牙和勃艮第文化背景而始終得不到德意志貴族擁戴的虔誠天主教徒,最終深陷宗教紛爭的泥潭,黯然讓位于胞弟費迪南一世。

政治格局的變化[編輯]

13世紀同樣見證土地管理方式向中世紀晚期過渡的整體性變化,以損失貴族封建制度為代價,為政治權力轉移到冉冉升起的資產階級手中做準備。金錢除用于支付人頭稅以外,開始更多地代表農業的經濟價值。農民更多地開始被要求上交土地稅。“所有權”的概念開始代替古代的管轄權模式,盡管它們仍然聯系得很緊密。在帝國轄區,權力聯系得更緊密:無論是誰擁有了土地的管轄權,其他的權力也就應運而生。然而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一時期的管轄權并不包括司法權,事實上后者直到世紀才真正出現。法庭審判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傳統和慣例。

在這一時期,帝國所轄各區域開始轉型為現代國家的前身。這一進程隨著地域的不同區別很大,發展最快的地區很大程度上與古代日耳曼部落的區域重合。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時期帝國開始與德意志民族國家和日耳曼地域國家產生等價關系:腓特烈三世首次在國號上加上“德意志民族/日耳曼民族的”(德語Deutscher Nation/拉丁語Nationis Germanic?)的修飾語,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則在首次在禮儀頭銜中加上“日耳曼尼亞國王”(拉丁語Rex Germaniae),而傳統上表達對日耳曼尼亞治權的頭銜是責實不明的“羅馬人民的國王”(拉丁語Romanorum Rex)。

而因資本主義發展而富庶的北意大利城邦,如威尼斯佛羅倫斯比薩等等,持續地吸引著皇帝的注意和精力,使帝國對日耳曼與意大利其他地區的專注也減弱。

此外,帝國欠缺公認的王室繼承法,因此一旦皇帝去世,往往造成各選帝侯繼任皇帝的紛爭,因而導致帝國的內戰和陷入無政府狀態。繼位皇帝必須以武力戰勝其他不支持的諸侯,或者必須想辦法贏得多數諸侯的擁戴,才能維系皇帝的權威;在這種情況之下,神圣羅馬帝國雖然有各成員國集結成一個核心“國家”之名,實際上卻逐漸演變成為一個松散的“邦聯組織”。

內戰[編輯]

1618年6月26日,當時神圣羅馬帝國境內有390個領地,如公國、侯國、教會領地、自由邦、自由城市、騎士領地等,而對哈布斯堡奧地利在帝國內部重振皇權政策的反感,以及因為宗教改革造成的占諸侯大多數的新教諸候對天主教皇帝的敵視,最終引發了三十年戰爭。三十年戰爭使得日耳曼的經濟倒退了近200年,猶如回到了農奴制的封建時代;又因為《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神圣羅馬帝國內的諸侯可享有自主權。這使得皇權進一步的被削弱,帝國境內的諸侯各自為政,他們的領地有如一個獨立的王國。三十年戰爭后,神圣羅馬帝國共有314個邦國和1475個騎士莊園領地[19]。到了18世紀,經歷了波蘭王位繼承戰爭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七年戰爭等等內戰,整個帝國形成三百多個獨立的大小邦國,神圣羅馬皇帝甚至連德意志邦國的盟主都稱不上,徹底成了徒有其名的傀儡,而世人對皇帝的印象,更多地是哈布斯堡家族族長奧地利的統治者,而非德意志的最高君主。而另一方面,漢諾威薩克森巴伐利亞等幾個世俗選帝侯也逐漸成為歐洲政壇上不可或缺的要角,其中,由勃蘭登堡選侯國發展而來的普魯士王國更是躋身歐陸列強之列,與奧地利展開持久的德意志爭霸戰。

覆亡[編輯]

1789年的神圣羅馬帝國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神圣羅馬皇帝利奧波德二世的妹夫,法王路易十六被推翻。而他妹妹,法國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被法國共和政府處決,再加上“公平、自由、博愛”思潮的擴散,利奧波德二世極力聯合歐洲各國君主,以武力保衛法國君主制

1792年利奧波德二世正式與普魯士締結同盟,準備以武力干涉法國。他卻在這時暴斃,不過他的兒子,神圣羅馬皇帝弗朗茨二世繼續了他的政策,更于次年與普魯士、薩丁尼亞英國荷蘭西班牙組成第一次反法同盟。但這個聯盟在1797年,因聯軍被拿破侖所率領的法國意大利方面軍打敗,被迫議和而土崩瓦解。

1799年,歐洲列強趁法軍猛將拿破侖的軍隊被困埃及的契機,再次發起反法戰爭。這次帝國聯同英國、土耳其俄羅斯組成了第二次反法同盟。但同年底拿破侖只身返國,發動霧月政變并取得法國軍政大權,成為法國第一執政。此后拿破侖親自指揮意大利方面軍,回頭對付反法各國,于1800年打敗聯軍,帝國不得不與拿破侖議和,解散反法同盟。而拿破侖在政變結束后三周發表的公告中,宣布“大革命已經結束”,令歐洲列強稍微安心,再加上他們的實力受損,因而暫時放棄反法的行動。但拿破侖的野心令歐洲在幾年后再起干戈。

1804年5月18日,拿破侖稱帝。神圣羅馬皇帝弗朗茨二世見到法國大革命和拿破侖的崛起加劇了德國諸城邦的分化,擔心法國再次擴張,與神圣羅馬帝國抗衡。因此,他決定糾合英國,俄國,瑞典和那不勒斯,組成第三次反法同盟

1805年,帝國在俄軍支援下入侵法帝國盟國巴伐利亞。而那不勒斯則和帝國軍一道進攻拿破侖在意大利的盟國。不過拿破侖迅速做出反應,自本土揮軍渡過萊茵河。

12月2日,法、俄、神圣羅馬三國皇軍,在奧斯特利茨打了一場“三皇會戰”。拿破侖最后不但守住巴伐利亞,更攻入哈布斯堡領地摩拉維亞,更將帝國軍趕出意大利,并在普魯士境內打敗俄援軍。

12月16日,法國和帝國最終簽訂《普雷斯堡和約》。和約簽訂后,拿破侖決定成立以自己為護國公的萊茵邦聯,以整固自己在德意志地區的盟友。

1806年7月12日,在拿破侖的威逼利誘下,16個神圣羅馬帝國的成員邦簽訂了《萊茵邦聯條約》(Rheinbundakte),脫離帝國,加入邦聯。此舉嚴重削弱奧地利在德意志地區的領主地位,令弗朗茨二世大為不快。拿破侖為了吸引更多國家加入邦聯,決定親手終結神圣羅馬帝國。因此他對奧皇弗朗茨二世發出最后通牒,要求他解散神圣羅馬帝國,并且放棄神圣羅馬皇帝和羅馬人民的國王的稱號。

最后弗朗茨二世于1806年8月6日放棄神圣羅馬皇帝的帝號,僅保留奧地利帝國的帝號。神圣羅馬帝國正式滅亡。

帝國概況[編輯]

皇帝[編輯]

約1000年左右的神圣羅馬帝國
馬克西米利安二世時(1564-76)的帝國徽章

奧托一世奧托家族第一任皇帝)由教宗加冕以來,每一位羅馬人民的國王都希望獲得皇帝名號。但由奧托一世所創建的帝國,其皇帝稱號來自于教皇賦予的“西羅馬的皇帝”稱號,皇帝通過征服意大利來取得“羅馬皇帝”的合法性。帝國的所謂選帝侯,其直接選舉的當為“羅馬人的國王”,而非皇帝。因此,并非每一位德意志統治者都可以成為皇帝,只有進軍意大利,接受教皇加冕的強者,才可獲得這一殊榮。

神圣羅馬帝國的范圍,在奧圖一世和后代的不斷使其有地區納入、加盟下,從日耳曼平原北至波羅的海,東達今天的波蘭部分,并南抵今天的瑞士、波希米亞、奧地利和意大利的北部。打從一開始,神圣羅馬帝國的皇帝即面臨一個相同的難題,也就是如何保持對德意志和意大利這兩個不同地區的控制,因為兩地中間隔著阿爾卑斯山脈,統合上并不容易。

神圣羅馬帝國的成功,基本上是受惠于日耳曼和意大利這兩個主要成員。日耳曼人并沒有消除多少野蠻的特性。他們很早就被查理曼征服。帝國也從意大利的文化、科技和貿易等方面獲利良多。意大利人欣然接受由帝國確保的和平與穩定,因為他們曾在五百年前受到入侵。由帝國所提供的保護防衛了羅馬教廷,并且讓意大利的城邦國家得以開始發展。

帝國皇帝的軍隊由教會土地的佃戶所擔任,他們有義務為皇帝服軍役,是皇帝在與教會決裂而失去權威前這些士兵是皇帝軍隊的多數。第二種重要的部隊是由莊園農奴組成的兵團,雖然他們一部分會在接受最好的訓練與裝備后成為騎士,卻不是自由人。第三由帝國分予土地的自由民、軍戶、農民、騎士也有義務服從號召。之外帝國內所有的部隊皇帝理論上皆有權指揮,各公國在皇帝的請求下也會提供軍役的號召。這些軍隊會被用來鎮壓由帝國內貴族和農民所參與的暴動或政爭,也必須抵擋來自北方的維京人和東方的馬札兒人所發動的入侵。

奧托薩利安兩朝,皇帝還有實際的權力,帝國軍的指導權讓皇帝在具掌控帝國內成員的實力。

然而,皇帝和教皇之間的對抗,間接的形成了日耳曼的未來命運。這項對抗是關于皇帝對主教職位的授予,和日耳曼境內其他教堂神職人員的任命。教皇葛列格里七世反對這項措施,因為如此一來導致教堂神職人員的職位買賣,成為主要的貪污腐化來源。神職人員的職位常常落到出價最高的競標者手里。在長期數位教皇和皇帝之間的競爭,教皇贏得選擇主教的權利。在這場爭執中,帝國就在日耳曼爆發了內戰。

削弱了皇帝們在日耳曼和意大利的統治權。當皇帝被暫時逐出教會并且投注于對抗羅馬的戰爭時,帝國的政權就已失去效力。在未受到皇帝的干預或幫助之下,地方上的日耳曼親王團結自己的力量并與維京人作戰。在意大利,興起中的城邦國家聯合起來組成倫巴底聯盟,并拒絕承認神圣羅馬帝國皇帝的地位。

因此隨著德意志各諸侯離心傾向的加劇,皇帝的地位不斷下降。1356年盧森堡家族查理四世頒布《金璽詔書》(《黃金詔書》)以后,皇帝實際由王國境內七大選帝侯選舉產生,他們是最古老同時也是最具權勢的三大教會諸侯:美因茨大主教科隆大主教、特里爾大主教;四大世俗領主:波希米亞國王萊茵—普法爾茨伯爵薩克森—維滕堡公爵勃蘭登堡藩侯,本身代表帝國的成員國不再認為皇帝與帝國有實際價值。

在日耳曼和意大利的政權,自此從皇帝身上轉移到地方上的親王和城市。皇帝的軍隊叛亂,占領由他們駐守的城市和城堡,并宣布這些地方被解放。而當時的皇帝為重新奪回意大利,對日耳曼地方上的親王作了很多的讓步。到了十三世紀中期,神圣羅馬帝國便已名存實亡,皇位更虛置達二十年。日耳曼的親王只關心自己所保有的東西。意大利的城邦國家并不接受日耳曼的統治者,而且他們也強大得足以防衛自己。

中古時代的皇帝是由日耳曼的親王推選出來的,但僅徒具空名,對地方的控制力遠遠不及他們對自己家族莊園的掌握。幾個世紀以來,日耳曼只能算是歐洲的一股小勢力。

16世紀時,哈布斯堡家族試圖重振皇權,但因歐洲各國和德意志諸侯的聯合反對而作罷。

首都[編輯]

神圣羅馬帝國沒有明定的首都,只有國王與皇帝的皇宮所在地,例如:馬格德堡奧托家族)、施派爾薩利安家族)、布拉格盧森堡家族)與維也納哈布斯堡家族);除此以外還有一些重要城市,如亞琛美因河畔法蘭克福(皇帝加冕地)、雷根斯堡帝國議會所在地)與紐倫堡(Reichskleinodien保管地)。

人口[編輯]

在公元962年時的神圣羅馬帝國統治著470萬人口;1000年時,增加到700萬人口;到1100年增長到820萬;到1200年達到1020萬。到1600年人口達到2300萬人;到1618年6月之前人口達到2500萬,但是自1618年6月26日至1648年10月29日的三十年戰爭造成當時神圣羅馬帝國境內很多地區60%的人口消失,最嚴重的波美拉尼亞65%、最輕微的西里西亞25%。到1648年10月威斯特伐利亞條約簽訂時,神圣羅馬帝國境內還剩下人口1000余萬,之后一直沒恢復到2500萬人口。

1500年神圣羅馬帝國主要城市[20]
排名 城市 人口
1 米蘭(Milan) 100,000
2 布拉格(Prague) 70,000
3 熱內亞(Genoa) 58,000
4 根特(Gent) 55,000
5 科隆(K?ln) 45,000
6 紐倫堡(Nürnberg) 38,000
7 布魯日(Bruges) 35,000
8 布魯塞爾(Brussels) 33,000
9 安特衛普(Antwerp) 30,000
9 奧格斯堡(Augsburg) 30,000
9 瓦朗謝訥(Valenciennes) 30,000
12 布雷斯勞(Breslau) 25,000
12 呂貝克(Lübeck) 25,000
12 皮亞琴察(Piacenza) 25,000
15 雷根斯堡(Regensburg) 22,000
16 斯特拉斯堡(Stra?burg) 20,000
16 烏特勒支(Utrecht) 20,000
16 維也納(Wien) 20,000

與東羅馬帝國的關系[編輯]

實際上,神圣羅馬帝國與東羅馬帝國沒什么直接關系,這里說的東羅馬帝國應與神圣羅馬帝國加以區別。拜占庭帝國,乃是羅馬帝國君士坦丁大帝于330年遷都拜占庭,并改名為君士坦丁堡,將羅馬帝國劃為東、西兩部分,其中的東羅馬帝國,現在為做歷史區分常稱其為拜占庭帝國。(當時的拜占庭人仍自稱為“羅馬人”)

東羅馬帝國的伊琳娜皇帝竭力與查理大帝保持良好關系,甚至試圖和他結婚。但根據唯一提及此事的拜占庭史學家圣狄奧法內斯(堅信者)所說,這項計劃被身為女皇的小叔子也是寵臣的埃迪奧斯所阻止。而查理大帝加冕后,也同樣希望通過與女皇聯姻使自己的“羅馬皇帝”的稱號合法化,并促成東西兩大羅馬帝國的合并和羅馬世界的再度統一,只是求婚使者剛到君士坦丁堡不久,女皇就被推翻了。

評價[編輯]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曾這樣評價它:“既不神圣,也不羅馬,更非帝國。”[21]

注釋[編輯]

  1. 歷史上帝國皇座所在地多次變更
    維也納
    (皇室居所,1483–1806)
    雷根斯堡
    (永恒議會,1663–1806)
    布拉格
    (1346–1437, 1583–1611)
  2. 德語拉丁語意大利語捷克語波蘭語荷蘭語法語弗里西語斯洛文尼亞語索布語及其他語言。
  3. 信義宗于1555年《奧格斯堡和約》后正式得到承認,歸正宗則于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后正式得到承認。這兩者為唯一得到官方承認的新教派別,而其他新教派別諸如再洗禮派阿民念派亦在帝國內存在。

參考文獻[編輯]

  1. "Atlas of Europe in the Middle Ages", Ostrovski, Rome, 1998, page 70
  2. Holy Roman Empire - 1500 - The German Empire
  3. Reich und Glaubensspaltung, Deutschland 1500-1600 by Horst Rabe, p.27
  4. 4.0 4.1 Introduction to Global Politics by Richard W. Mansbach,Kirsten L. Taylor
  5. Nation und Nationalismus in Deutschland, 1770-1990 by Otto Dann
  6. Holy Roman Empire, World Heritage Site
  7. 愛德華·吉本. 羅馬帝國衰亡史. 席代岳譯. 
  8. Pagden, Percy. World's at War: The 2,500-Year Struggle Between East and West First. Random House. 2008: 147. 
  9. Bryce, James. The Holy Roman Empire. Macmilan. 1968. 
  10. Magill, Frank. Dictionary of Wolrd Biography II. London: Fitzroy Dearborn. 1998: 706. 
  11. Magill, Frank. Dictionary of Wolrd Biography II. London: Fitzroy Dearborn. 1998: 707. 
  12. Magill, Frank. Dictionary of Wolrd Biography II. London: Fitzroy Dearborn. 1998: 708. 
  13. Barraclough, Geoffrey. The Origins of Modern Germa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Inc. 1984: 101–134. ISBN 0-393-30153-2. 
  14. Barraclough, Geoffrey. The Origins of Modern Germa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Inc. 1984: 101–134. ISBN 0-393-30153-2. 
  15. Barraclough, Geoffrey. The Origins of Modern Germa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Inc. 1984: 109. ISBN 0-393-30153-2. 
  16. Barraclough, Geoffrey. The Origins of Modern Germa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Inc. 1984: 123. ISBN 0-393-30153-2. 
  17. Barraclough, Geoffrey. The Origins of Modern Germa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Inc. 1984: 122–124. ISBN 0-393-30153-2. 
  18. Barraclough, Geoffrey. The Origins of Modern Germa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Inc. 1984: 123–134. ISBN 0-393-30153-2. 
  19. Martin, Kitchen. 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Germa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年8月: 117. ISBN 0-521-79432-3. 
  20. Bairoch, P.; Batou, J. & Chèvre, P. La population des villes européennes de 800 à 1850. Geneva: Librarie Droz. 1988. 
  21. Original text: Ce corps qui s'appelait et qui s'appelle encore le saint empire romain n'était en aucune manière ni saint, ni romain, ni empire. In Essai sur l'histoire générale et sur les m?urs et l'esprit des nations, Chapter 70 (1756)

外部鏈接[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