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島市原子彈爆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廣島市原子彈爆炸
跳到導航 跳到搜索
廣島市原子彈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Atomic cloud over Hiroshima - NARA 542192 - Edit.jpg
小男孩原子彈”在廣島市上空1,800英尺(550米)爆炸后產生的蘑菇云
日期1945年8月6日
地點
結果 美軍獲勝,造成廣島市超過十萬名居民死亡
參戰方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  美國
指揮官與領導者
保羅·蒂貝茨
兵力
總共6架飛機
投彈飛機為“艾諾拉·蓋號”B-29轟炸機
傷亡與損失
超過十萬名居民死亡
1945年8月6日上午8時17分,原子彈爆炸后約兩分鐘的蘑菇云照片。攝影場所是爆心7公里外的舊安佐郡古市町(現廣島市安佐南區)的神田橋附近。攝影者是時任廣島市衛生課放射線技師:松重三男。

廣島市原子彈爆炸事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由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發動,美國陸軍航空軍于1945年8月6日上午8時15分(日本時間)在日本廣島市投下原子彈的歷史事件,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場核武器空襲行動,原子彈爆炸造成廣島市超過十萬名居民死亡,城市遭到毀滅性打擊。

美國在3天后的1945年8月9日,再次對日本進行原子彈轟炸,摧毀了位于九州北部的海港城市長崎。日本于廣島市原子彈爆炸的9天后,在8月15日宣布無條件投降

在日語中,如果將廣島縣廣島市的“広島”用片假名寫作“ヒロシマ”(Hiroshima),則通常是在描述廣島市原子彈爆炸的事件。

原子彈投下時[編輯]

廣島和長崎是目前全世界僅有的兩個被核爆城市

關島[編輯]

8月2日關島的美軍第20航空軍司令部發出極密指令,命令天寧島第509混合飛行大隊英語509th Composite Group(509th Composite Group)執行這項任務。

作戰命令書第13號,1945年8月2日
  1. 攻擊日:8月6日
  2. 攻擊目標:廣島市中心部及工業地域
  3. 備選第2目標:小倉市
  4. 備選第3目標:長崎市中心部
  5. 特別指令:必須用肉眼監測狀況

天寧島[編輯]

艾諾拉·蓋伊號機組人員,從左到右分別是Ferebee、Tibbets、Van Kirk、Lewis。

8月4日B-29轟炸機艾諾拉·蓋伊號進行完了最后的投彈訓練,回到了馬里亞納群島天寧島

8月5日一架B-29飛機飛臨廣島市上空,7分鐘后廣島市發出空襲警報,這是第509混成部隊的一架天氣偵察機。返回天寧島后,飛行員向上級報告了第2天廣島市將會天氣良好的狀況,得知這一消息后,保羅·蒂貝茨空軍上校向艾諾拉·蓋伊號飛行員下達了出擊命令,他說:“今晚我們要做一件具有極其深刻歷史意義的事。”

8月6日凌晨0時37分有3架氣象觀測機從天寧島起飛,一架飛往廣島市,一架飛往小倉市,另一架飛往長崎市,凌晨0時51分預備機TOP SECRET號也向硫磺島飛去。

1時27分搭載小男孩原子彈艾諾拉·蓋伊號開始準備起飛,1時45分飛機緩緩滑出跑道,兩分鐘后1時47分記錄原子彈威力的科學觀測機起飛,又過了2分鐘后的1時49分拍攝原子彈爆炸瞬間的攝影觀測機也起飛了。就是說包括艾諾拉·蓋伊號在內,一共有6架飛機參加了這次作戰,從天寧島飛往目標廣島市,大約需要7個小時。

四國上空[編輯]

上午6時30分作戰指揮官威廉姆海軍上校,助手莫里斯陸軍中尉,投彈手托馬斯陸軍少校,進入飛機彈艙,拔出了“小男孩”的綠色安全插銷,插上了紅色的點火插銷。作業完成后,威廉姆向保羅·蒂貝茨報告“作業完成”的消息。

隨后艾諾拉·蓋伊號的雷達發現周圍有飛機出現,但無法辨別敵我身份。為了安全起見,飛機從2,000米的高度升高到了7,800米,日本的雷達此時也發現了艾諾拉·蓋伊號,并派出飛機偵察,但是艾諾拉·蓋伊號躲過了襲擊,繼續向目的地飛行。

廣島市[編輯]

原子彈爆炸前后對照(市中心部)
投下前
投下后
遭受原子彈襲擊之前的廣島市中心部
同心圓的中心是爆心
目標是左上角的相生橋
畫面右上的矩形是廣島城

上午7時先行出發的天氣觀測機已經到達廣島上空,它立即與艾諾拉·蓋伊號進行聯系,報告:“廣島上空天氣良好,視野10英里,高度15,000英尺,云量12分之1”,于是襲擊目標就被決定是廣島市了。但是這架觀測機引發了廣島市的空襲警報,上午7時31分觀測機飛離廣島市,空襲警報隨之解除。

上午8時9分艾諾拉·蓋伊機組人員看到了廣島市,上午8時10分日本雷達捕捉到了B-29侵入廣島市上空的消息,幾分鐘后廣島市軍管區司令部打算發出空襲警報。但此段期間艾諾拉·蓋伊號已經飛到了廣島市上空,高度是9,632米,機組人員將3組帶有降落傘的觀測設備投下飛機,廣島市民都看到了這3個降落傘。

上午8時12分機組人員進行了最后的準備工作,將飛機設置為自動操縱。上午8時15分17秒,定時裝置發揮效用,原子彈被自動投下。目標是廣島中央太田川上的T字型大橋:相生橋,同時飛機立刻改回手動操縱,來了個155度角的大轉彎,往回飛去。

實際上原子彈在進行了43秒的平拋運動后,于日本標準時間早上8時15分在相生橋東南方的醫院島醫院日語島病院上空1,800英尺(550米)爆炸。

歸島[編輯]

原子彈爆炸引發的沖擊波波及到了艾諾拉·蓋號,引起了強烈的震動,機組人員還以為是遭到了高射炮的襲擊,后來才發現真相。下午2時58分飛機順利回到了天寧島,機組人員受到熱烈歡迎,并均被授予勛章。

由于攝影機拍攝的照片的底片因為原爆產生的射線照射,多數無法沖洗出來,留存現世的原爆照片并不多。

威力[編輯]

廣島原爆受災范圍示意圖

“小男孩”搭載了50公斤的鈾235核裂變爆發的能量為500,000億焦耳,相當于15,000噸TNT當量。能量通過沖擊波熱線放射線等方式爆發出來,分別占50%、35%、15%的比例。

這次爆炸的威力,相當將8倍于東京空襲中炸彈(2,000噸)的總能量,在相當于東京市10%大小的地方爆發出來。

沖擊波和氣浪[編輯]

距離爆炸中心250米內的廣島燃氣公司本社遭完全毀壞

爆炸的瞬間,中心氣壓達到了數十萬個大氣壓,引發了極為強烈的沖擊波和氣浪。

爆炸中心的風速大約是440米/秒,相當于12級臺風的風速的10倍,超音速的風和沖擊波一起向外擴散,將一般的建筑破壞殆盡。

爆心的風壓達到了350萬帕斯卡,相當于在1平方米的地方加壓350噸的重物,就算在半徑1,000米以內,風壓也達到了100萬帕斯卡。此范圍以內除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建筑以外,全部遭到毀滅,2,000米以內的風壓是300,000帕斯卡,此范圍以內的木質房屋全部被毀滅。

熱線[編輯]

熱線燒灼的痕跡

熱線的總能量大約是22兆焦耳,即5.3兆卡路里,熱線其實就是紅外線,在爆炸后的3秒內大量放出,熱線的能量與距離的平方成反比。爆炸中心地每平方厘米大約是100卡路里,500米范圍內為56卡路里,1,000米內是23卡路里,也就是說地面受到的能量相當于受普通太陽照射的1,000倍。

爆炸中心的溫度,達到了3,000℃—4,000℃之高。爆心附近的房屋瓦片等紛紛“起泡”,木質房屋達到著火點自燃,包括廣島城在內的許多建筑無一幸免。

放射線[編輯]

爆炸發射出了大量的α射線β射線γ射線中子,據推算地表每1平方厘米有高速中子12,000億個、慢中子(熱中子)90,000億個。

黑雨[編輯]

原子彈爆炸產生了巨大的蕈狀云,蕈狀云里含有大量放射性落下灰。它們和云中的水汽混合在一起,形成了黑色的雨并落在廣島一帶。這種雨具有高放射性,因此污染了河流,而當時因受核爆影響造成劇烈口渴的難民在飲用這些雨水后,多數在數日內死亡。

后果[編輯]

原子彈爆炸后的原子彈爆炸圓頂屋

傷亡人數[編輯]

大多數的估計認為在廣島約有70,000人立即因核爆所致的高溫而氣化掉,包含時任廣島市長粟屋仙吉。到1945年年底估計因燒傷、輻射和相關疾病影響而死亡之人數,90,000人至140,000人[1],另外估計至1950年止共有200,000人因癌癥和其他長期并發癥死亡[2][3][4]

距離原爆中心500米以內的被害者有90%以上當場死亡或當日死亡、500米—1,000米以內超過60%—70%的人當場死亡或當日死亡,暫時生存下來的人有50%在6天內死亡,過了6天又有25%的人死亡。

直到1945年11月爆炸中心500米以內的人98%—99%已經死亡,500米到1,000米范圍內有90%的人已經死亡,從1945年8月到12月總共有90,000人—120,000人死亡。距離原爆點非常近的幸存者中,野村英三是最近的一位,當時他正在170米外的地下室[5][6]高蔵信子則是位于300米外的廣島銀行中,因為該建筑相當堅固,所以能幸免于難[7]

短期的影響[編輯]

燒灼傷[編輯]

灼傷的女性,身上衣服顏色較深的部位,灼傷的更為嚴重。

原子彈引發的大量熱線和放射線,爆心1,000米以內的人,均受到了5度的重度燒傷,表皮全部碳化。熱線的影響范圍是3,500米以內。此范圍內的木質房屋大都自燃,更是造成了2次燒傷,爆炸中心1,000米以內而又在屋外的人,90%在7天內死亡。

外傷[編輯]

沖擊波本身會直接對被害者造成損傷,而沖擊波所毀壞的建筑物碎片又以高速沖向被害者,造成2次外傷[來源請求]

急性輻射綜合癥[編輯]

原子彈爆炸發射出的大量放射線,使大量被害者得了急性輻射綜合癥。其癥狀包括惡心嘔吐食欲不振腹瀉發熱、脫毛癥、皮下出血等等,也有人因此得了白血病,被害者大部分在1個月內死亡。

二次放射能癥[編輯]

隨后趕來救援的人,因為防護措施不足,也有人得了放射能癥,不過數量較少,受黑雨影響的人也得了2次放射能癥。

白血病[編輯]

1966年岡崎令治夫婦發現DNA合成前體的短片段“岡崎片段”,被認為必將獲得諾貝爾獎,但岡崎令治已在1975年死于廣島原爆誘發的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享年44歲。

評價[編輯]

位于原爆點正下方的島外科內科(當時為島醫院),今立有紀念碑以作追念。

戰后美國史界一直存在聲音,認為對大都市投下原子彈是對平民的暴行、應當譴責。但亦一派認為原子彈提早結束戰爭,從而拯救了更多生命。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90年代以前一直對原子彈持批判態度,如《人民日報》1961年的《在“英雄”和“瘋子”之間》[8]、1965年的《控訴美帝罪行 不許廣島事件重演 廣島舉行“原子彈受害者救濟大會” 阿報指出核訛詐嚇不倒各國人民》及二戰40周年1985年的《長崎和平行》[9]等文,1979年《兵器知識》創刊號上的《中子彈》一文也直接稱廣島長崎原爆為“罪孽”。而現今中國媒體對于原子彈的態度已有所改變,如《人民網》2015年的《日本核爆受害者之子:核爆根源是日本的戰爭加害》指出日本政府借由核爆來強調日本是二戰受害者,淡化日本侵略者的身份,并借此掩蓋日本犯下的戰爭罪行。[10]中國評論通訊社》2015年的《日媒炫耀百國代表紀念核爆》指出日本被核武攻擊是實施軍國主義的惡果[11]

蘇聯元帥華西列夫斯基認為使日本投降的是蘇軍而不是原子彈,并認為“大量殺傷日本城市居民絕不是出于任何軍事上的必要…,不如說是對蘇聯實行冷戰的第一步”[12]。2015年,國家杜馬主席謝爾蓋·納雷什金(Сергей Нарышкин)表示美軍使用原子彈攻擊日本時未考慮人道問題,也沒有考慮其必要性[13]

在戰后美軍接收日本的這段期間,關于廣島與長崎的核爆的報導及出版物遭到日方及美軍嚴格的審核,其關于被爆者的醫學研究亦多數被管制及被美軍移送美國,這些嚴格的出版審核直至數年后才解禁。在美國方面,軍方亦有打壓相關言論,盡管有一些反核的聲浪及相關出版物,但皆遭到當時美國軍方的強烈駁斥,使得美國人民對于核爆事件的印象大多為“終止戰爭的必要之惡”。

紀念[編輯]

1954年4月1日,位于廣島市中區中島町的廣島和平紀念公園開放。1955年8月,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開館。

1990年,德國柏林的格拉夫施佩街(Graf-Spee-Stra?e)被更名為廣島街Hiroshimastra?e)以聲援這座受到原子彈爆炸之害的城市[14]

2003年菲德爾·卡斯特羅訪問了廣島原子彈爆炸中心并獻了花圈和默哀。[15]

2010年,美國駐日大使約翰·魯斯成為首名參加廣島原子彈爆炸紀念活動的美國政府代表。

2011年,美國駐日副大使詹姆斯·朱姆沃爾特先后出席廣島和長崎的紀念活動,成為首名同一年兩次參加日本原子彈爆炸紀念活動的美國政府代表。

2016年5月27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訪日期間造訪廣島日語バラク?オバマの広島訪問,并前往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向原爆罹難者致哀,成為廣島原爆發生71年以來,首位訪問廣島的現任美國總統[16]

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編輯]

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ICAN)獲得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日本出身的廣島原爆幸存者瑟羅節子日語サーロー節子(舊姓中村)代表領獎。日本被團協以及廣島市市長松井一實長崎市市長田上富久皆出席觀禮。

參考文獻[編輯]

  1. ^ Chapter II: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United State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Originally by U.S. G.P.O.; stored on ibiblio.org. 1946 [2007-09-18]. 
  2. ^ Rezelman, David; F.G. Gosling and Terrence R. Fehner. The atomic bombing of hiroshima. The Manhattan Project: An Interactive History.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2000 [2007-09-18]. (原始內容存檔于2010-06-24). 
  3. ^ The Spirit of Hiroshima: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tomic Bomb Tragedy. Hiroshima Peace Memorial Museum. 1999. 
  4. ^ Another review and analysis of the various death toll estimates is in: Richard B. Frank. Downfall: The End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Empire. Penguin Publishing. 2001. ISBN 978-0-679-41424-7. 
  5. ^ Special Exhibit 3. 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 [30 August 2010]. 
  6. ^ Kato, Toru. A Short-Sighted Parrot. Geocities.jp. June 4, 1999 [25 March 2009]. (原始內容存檔于9 三月 2009). 
  7. ^ Testimony of Akiko Takakura. [30 April 2007]. (原始內容存檔于16 四月 2007). 
  8. ^ 人民日報1961.02.12-袁先祿
  9. ^ 人民日報1985.08.06
  10. ^ 日本核爆受害者之子:核爆根源是日本的戰爭加害. 人民網. 2015-08-07 [2015-08-16]. 
  11. ^ 日媒炫耀百國代表紀念核爆. 中國頻評論新聞. 2015-08-06 [2015-08-16]. 
  12. ^ 畢生的事業 P664
  13. ^ 俄杜馬主席:廣島、長崎原子彈爆炸未考慮軍事必要性. 俄羅斯衛星廣播電臺. 2015-08-05 [2015-08-23]. 
  14. ^ (日本駐德大使館)Gru?wort des Japanischen Botschafters anl?sslich der ?Konferenz für den Frieden“ am 5. August 2009, abgerufen am 4. Januar 2012.
  15. ^ Castro visits Hiroshima
  16. ^ 特集「オバマ米大統領、広島へ」 - 朝日新聞電子版

參見[編輯]

外部鏈接[編輯]